韩式1.5分彩 > 潮流 >

好歌曲》带动流行乐发展 不完全排斥网络神曲

  搜狐娱乐讯 近几年来,中国的综艺节目可谓是层出不穷,选秀类、亲子类、旅行类综艺可谓是应有尽有。然而,在这么多的综艺节目中,大部分节目是模仿韩国或者欧美的一些已经深受欢迎的节目的制作模式,有的节目甚至是买下了原版节目的版权,真正made in China的节目则是越来越少。但值得高兴的是,在这股跟风大潮中,灿星团队一直在坚持做着一档属于中国的原创节目《中国好歌曲》。作为制作这档节目的灿星制作研发总监徐帆接受了搜狐的独家专访。

  在各种“韩范”、“欧美范”的综艺节目大行其道的当下,一档有着中国气质的综艺节目也将走入国际市场。《中国好歌曲》凭借它“新人新歌”这样简单的核心价值,受到了英国ITV的青睐,并已有多个国家购买了《中国好歌曲》的模式版权。

  徐帆:最大的优势就是它是一个原创的节目。它在原创性上有双重的价值。一方面是大家都看得到的,原创歌手和原创歌曲。其次,在节目本身它还有一层原创性,它是一个原创的模式,更重要的是这个原创的模式在中国有很好的收视和收入的表现。同时我们在戛纳的电视春季交易会上把它正式卖给了英国的ITV,之后它卖到了全球的25个国家和地区,同时它自己在英国地区做《英国好歌曲》,北美地区做《美国好歌曲》。

  徐帆:其实很简单,老外一般看节目的点有两个。一个是节目本身的创新,这个模式之所以能够输出海外,它就在于新人新歌。在好歌曲这个模式之前,全球没有一个音乐类的节目是新人唱新歌的。第二,如果光有文化的创新这是不够的,他们也综合考虑了这个节目在央视三套播出之后,在收视率和广告的收入,包括这个歌曲而的传唱度。他们觉得这是一笔值得做的买卖。

  在前两季好歌曲播出大受好评后,12月份也将进行新一季好歌曲的录制。徐帆也向我们透露,新一季好歌曲相较于前两季也会有些不同,“首先要保持我们原有的优点,就是对选手质量的保证,对音乐的专业质量保证。但是在形式上会有一些变化。第一个变化就是导师的变化,我们今年新加了一个羽泉组合,替代了杨坤。羽泉因为是两个人,座位会更大,对于观众来说在视觉上会有一个冲击感。第二个是根据去年的收视表现,就是到了第二阶段再唱同一首歌,这个时候收视会有一些影响。所以今年对选手要求提高了,就是要准备两首原创歌曲来参加比赛。”而在选手方面,徐帆也透露,“今年有像张岭这样的中国摇滚音乐资深人士参加,也会有像涂议嘉这种青春的,有灵感和才气的新人,还可以看到可能是非常有名的但是多年沉寂的音乐人。”

  对于新晋导师“羽泉组合”,徐帆也透露找到他们各方面都非常巧。“首先羽泉是一个很典型的唱作人,就是他们特别符合好歌曲的气质。其次他们和另一位导师周华健有很深厚的关系,之前羽泉刚进滚石的时候,周华健也是提携他们的前辈。羽泉的《转弯》也是由周华健作曲的。导师席上就有这样一个当时前辈和一个新人的传承,现在新人成长了,这就有很多寓意在里面。”

  此外,对于同时段节目的PK问题,徐帆却表示不以为然,“我们没有刻意去躲,也没有刻意去抢占别人的时间。对我们来说就是把节目做好,如果考虑PK这方面的因素,这节目就做不好。”

  《中国好歌曲》与其他节目不同的是它更加回归于音乐的本质,而这也是灿星做这档节目的初衷。“这个节目的特殊性是非常明确地,他对原创的重视。他对于音乐行业有一个功能性的平台,可以挖掘到一些新人。在好歌曲之前可能找不到一个这样的平台来做这样的事情,这个节目可能就会带动整个中国流行音乐的繁荣。我们在做好声音的时候发现,中国好的词曲太少,没有歌唱。所以我们要做好一个类型的节目,不能像挖矿一样把他挖没了,那音乐类的节目也会死亡。所以我们做这个节目的初衷是,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让这个行业越来越好。”

  对于现在上很红的一些很红的“网络神曲”,徐帆也表示并不排斥。“我们做好歌曲,首先类型肯定是多元的,有摇滚、有民谣、有流行、有rap,我们不完全排斥。但也是有品质的,不能因为网络点击量大就一定好。第一季我们自认为一些好的歌曲,把这个节目带到一定高度的一些歌曲,其实是比较专业,比较深入人心的歌,这些歌是奠定了这个节目的标准的。这种歌曲可能没有像网络神曲那么热,但他会作为一个长时间留存的音乐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