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式1.5分彩 > 绘画 >

【雅昌专稿】邵帆:重复的意义

  2018年3月23日,邵帆个展“近作”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北京,2018图片提供:麦勒画廊北京-卢森 十几年前,某日友人见邵帆有一个院子,就把自家日益渐大的白兔赠与,邵帆又为这挺孤单的来客,配了只黑兔,至此便家兔成群。老是有人问邵帆为什么画兔子,他最想回答的是:“…

  2018年3月23日,邵帆个展“近作”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北京,2018 图片提供: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

  十几年前,某日友人见邵帆有一个院子,就把自家日益渐大的白兔赠与,邵帆又为这挺孤单的来客,配了只黑兔,至此便家兔成群。老是有人问邵帆为什么画兔子,他最想回答的是:“没为什么。”而对刨根问底者,大体他也就只能回答以上这个小姻缘了。

  乌斯麦勒和法国蓬皮杜艺术中心总监Bernard Blistene、首席策展人Marcella Lista

  2018年3月23日,邵帆个展“近作”展览现场,麦勒画廊北京,2018 图片提供:麦勒画廊 北京-卢森

  邵帆笔下有油画兔子,五、六年前又用水墨的方式。此时唐宋之前的笔法是他研究的重点。画兔子是从一根毛开始排列,深入,书法一样,中锋不断,淡墨累积,形成重墨。

  每天坐下来一笔一笔地重复绘画,对他是一件愉悦的事。这个行为是他要落实的。邵帆说:“怎么画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今天是这样画,明天也依旧这样画。但今天的我和明天的我,是不一样的我。此时的我和下一刻的我也不一样。每一笔和每一笔的关系看似一样,并不是在重复。他们不是一个兔子,自己也不是一个自己。”

  邵帆和《Made in China》董事Philip Dodd、Enrita Costamagna

  从左至右:麦勒画廊总监乌斯麦勒、瑞士驻华大使戴尚贤及其朋友

  邵帆笔下的猴子,是另一个他的题材,像一个僧人,又或一个智者,而绘画的过程变成了一个修禅、入定的过程。

  看邵帆的作品,开始会觉得他的形式简单,但深入了解他的作品,便不会有这样的看法。

  邵帆,字昱寒出生于艺术世家,父母都是美院油画系的教授。他从小开始画画。后来他在北京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刘野、展望、姜杰等都是其校友。

  1988年,邵帆参加日本福冈三年展,当时展出的作品便被日本福冈美术馆收藏,在那个时代,收藏中国艺术家作品的美术馆还很少。

  1989年,邵帆画了一幅画,在当时的状态下,所有人都被一种情绪裹挟着。于是连续几个月的时间,邵帆画出了一幅迄今与时代最贴近的作品。画面中有一台他太熟悉的缝纫机,姥姥每天都用它,有时候邵帆也把它扣平了在上面写作业,缝纫机上撒满了祥和,而一个正在啼哭的婴孩躺在上面。常态的缝纫机,啼哭的婴儿。两个常态放在一起,却让人的心纠结一起。画面右上方,走廊的光投射过来,从墙的转角处诡异的驶来的一辆玩具火车,这些所有的内容组合在画面中自然的产生了一种冲突,似乎隐藏着某种威胁。让人感受到一种强烈的不安。

  即使是基于当时社会现实的背景创作,这幅作品也与那时代格格不入,从创作开始,邵帆就明显与同时代的人脱离开来。这张作品从来没有展出过,一直至今。在邵帆画完之后,与当时的事件一起封存了起来。越往后走,邵帆的作品完全脱离了政治、现实、甚至生活,或者说脱离了“自我”。

  看邵帆的作品,很难从他的图像中将他归类。邵帆说自己与时代是错开的。从1989年当代艺术大展,到后来的波普、玩世现实主义,一直到现在的新水墨,邵帆总是与潮流有着距离。

  无法归类,导致在观看邵帆作品时,很难得到一种直接反应,甚至很难做出“喜欢或不喜欢”的判断。拿邵帆的水墨作品来看,我们在观看水墨作品时,存在一种定式:从晕染、皴法,到意境、以及美学追求,有一整套可阐述的理论。而邵帆的水墨创作则更接近于一种书写,如果你用老一套定式去审视邵帆的作品时,很难得到人们习惯的欣赏水墨画所想要的答案。

  在邵帆看来,进入现代主义,艺术家的创作更注重创新、形式感,当代艺术更注重文本、观念,而他要做的是造一个“意”的东西,反复地去落实它。

  当下、更国际化的语言是关注的重点,“但是我愿意把一些扔掉的东西再捡回来”。邵帆笑着说。

  麦勒画廊在2018年推出了他的“近作”个展,今年还将在德国路德维希美术馆举办他的大型回顾展,11月份这个展览还将在苏州博物馆呈现。

  几年前,邵帆开始学一种中国传统乐器:尺八,修禅之人通过吹这种乐器来修行,它是修行的法器。谈起尺八他饶有兴趣,他说这种尺八没有特别音乐感的韵律,也没有前后的结构性,听尺八演奏,可以从任何一个地方进入,每一口气吹奏出来的音就是完整的,感受的是呼吸。在这个过程中进入到一种像“禅定”的状态,这种状态是特别舒服的。像和尚念经一样,念经的意义是只有不断地重复,达到一定程度时,才会产生某种东西,也像我的绘画。

  和时代错位的邵帆,无论是做雕塑,家具、设计园林、画兔子、还是画水墨,对什么产生兴趣,他就会去做。就像他学尺八一样,因为兴趣,开始去学,在不断重复练习的过程中,落实了意义。而这些看似不同领域的手法又有着共同的东西。

  邵帆明式家具作品:《明式须-2006,之五》 2006 紫檀 43X152X12cm